名师讲堂Ⅴ | 王宁教授《全球经济与文化》精彩回顾

发表时间: 2021-12-01
编辑:
分享到:

20211127日,UCMT协進教育与上海管理科学论坛携手在上海市黄浦南昌路47号科学会堂1号楼2楼,共同举办名师讲堂系列活动。

1.jpg

本期邀请了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王宁教授做《全球经济与文化》主题演讲。

在此,UCMT协進教育非常感谢王宁教授能亲临现场跟大家一起分享讨论,感谢线上线下学员百忙之中抽时间来参与本次论坛活动。

2.jpg

上海管理科学论坛2021系列活动之名师讲堂将持续进行,第六期活动将邀请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的建设二级学科带头人、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新时代党的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全林教授为我们分享《党建与企业创新管理》,文末有活动详情介绍和活动报名通道,欢迎大家踊跃参与。

以下是名师讲堂第五期的精彩回顾。

王宁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

3.jpg

王宁教授从全球化的发展对经济与文化的影响以及全球化的概念入手,为我们对后续的理解做铺垫,再结合下述几个方面为学员们展开了详细叙述。

01

第一部分是全球化的悖论

全球化本身有一种悖论:混杂性和地方色彩。全球化并不是我们所理解的一体化、同一性,它拥有同一性的同时,也拥有多样性。

02

第二部分是文化自信和当代信息传播

当代信息传播是双方向的传播,在全球化环境下,如何确立我们的文化自信?

03

第三部分是大众文化的审美价值

由于全球化的兴起,精英文化受到了严厉的挑战,大众文化兴起,对于长期从事严肃文学艺术研究的学者来说,他们开始担心大众文化是不是降低了人们的审美品味?在此我先给出的答案:大众文化本身也是具有一定的审美价值的。

一、前言

众所周知,探讨全球化信息在深圳示范区的信息和文化传播,已经成为当下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又一个热门话题,2009年年底的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大会就证明了这一点。

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实现,经济全球化变得越发明显,同时它也给人文社会科学带来直接的影响,即它使得西方的——主要是美国——文化和价值观念逐步渗透到非西方国家,在文化上出现了一种所谓的趋同现象。但随着全球化的出现,南北差距加大,国内的贫富等级差距加剧分化,因此全球化在西雅图还遭到了反对。

而全球化的定义是什么?若用当代术语对全球化进行概述,可以描述为四个主要的方面:国际化、自由化、普遍化和星球化。这四个观念互叠互补,因为它们在广义上都指超越民族、国家界限的社会关系的增长。在这四个定义中,各自的内涵主要是:

国际化主要是指跨越国界的,常用于描述不同民族和国家之间在政治、经济和贸易上的往来,带有“跨国的”和“国别间的”意思;

自由化则常常为经济学家所使用,意为摆脱了政治的行政干预、完全按照市场经济规律运作的“自由主义的”经济模式,这样全球化就指“开放的”“自由的”国际市场的产生;

普遍化的观念常基于这样一个假设:一个更加全球化的世界在本质上是文化上倾向于同质的世界,这种论述常将全球化描述为“西方化”“美国和”“麦当劳化”;

星球化则涉及信息的传播和文化安全问题,例如,电话和因特网使横穿星球的通讯成为可能;大陆间弹道导弹锻造了贯穿星球的军事联系;气候变化包含横穿星球的生态联系;美元和欧元等货币成为全球性的货币;“人权”和“宇宙飞船”的话语深化了横跨星球的意识。

总之,全球化现象的出现使我们所生活地球变得越来越小。几十亿人仿佛就生活在一个硕大无限的“地球村”,彼此间的交流十分便捷。

二、全球化的悖论:混杂性和地方色彩

关于全球化与文化问题的研究,国际学术界已经取得了突出的进展,但国内学者对此却知之甚少,没有掌握应有的话语权。

如果把全球化当作一种历史文化批评的话语来考察,那么它有着鲜明欧洲中心主义色彩的现代性,起着强有力的消解和批判作用。全球化话语权作为现代性的一个对立物,与现代性及其自然延伸和悖论——后现代性,又有着密切的关系。

虽然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并未明确指出,且当时也不可能指明经济全球化可能带来的文化上的系统现象,但是他们却隐约的向我们指出,全球化绝不是一个孤立的只存在于经济和金融领域的现象。

全球化在文化上的进程一般呈现两个方向:

● 第一个方向是随着资本由中心地带向边缘地带的扩展,原来殖民的文化价值观念和风尚也渗透到这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但随之也出现了第二方向,即全球化的渗透,从中心向边缘运动,同时也导致了边缘向中心的运动,因此这种运动并不是单向,而是一种互动的双向。

所以这点有什么启示呢?中国文化长期以来处于世界文化的边缘,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全球化的这么一个平台,把中国文化从边缘推向中心化,这就是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这个文化战略。

● 第二个方向体现在,原先被殖民的边缘文化与主流文化的抗争和互动,即反殖民性和非殖民化。用当代后殖民理论家霍米·巴巴的话来说就是一种“少数人化”的策略,即与全球化逆向相悖的另一个过程,或者说另一种形式的全球化。因为原先的一些被压迫的边缘话语要崛起,与占主流地位的西方霸权的话语进行抗争,所以,就导致了一种文化上的本土化趋向和反殖民或非殖民趋向

有学者建议用“全球本土化(glocalization)”来描述文化传播的复杂特性。它的依据就是全球化在文化上的实施,只有经过本土的中介才能够得到实施。

由此可见,这不仅有利于西方的强势文化向弱势文化侵略和渗透,在某种程度上也为弱势文化对强势文化的抵抗和向强势文化的反渗透提供了契机。这一点尤其适用于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对于我们所从事的文化研究和传播研究而言,全球化带来的影响也很明显。全球化的话语在相当程度上取代了传统的现代性和后现代性这种二分法,形成了一个可以覆盖这两种学术话语的新视角,消解了现代和后现代人为的对立。

三、当代信息时代文化传播和文化自信

毫无疑问,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信息技术高度发达的全球化时代,我们的生活和工作都离不开信息技术的中介。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上海和深圳可以说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这一点在经济与文化上都有所体现。

当然对于文化全球化,学界始终有着不同的看法,有学者认为根本不可能存在这一说法,另一些人则认为文化全球化已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并且文化全球化趋势正在向我们逼近,取得了两级效应。

文化研究虽然起源于英语世界,但随着其传播、发展,在不同的国家已有了不同的意思。我这里所讨论的“文化研究”是当今仍在进行着的活生生的文化现象,包括消费文化、都市文化、社区文化、网络写作以及信息社会的文化传播。

关于文化研究的内涵,一般认为,它包括这样几个方面:种族和族裔研究、区域研究、性别研究和传媒研究。文化研究虽然起源于英国,但是传到其他英语国家后就根据这些国家具体情况而有所侧重。总之,文化研究有着强烈的非精英意识,它对大众文化的分析研究颇有见地。

毫无疑问,对于社区文化、消费文化、流行文化等每天发生在我们生活周围的文化现象,过去的精英文化研究者是不屑一顾的,他们认为这是不登大雅之堂的。

就文化研究而言,有人认为我们所研究的文化应该是高雅的,而他们却忘记了一件事,我们今天所说的“文化研究”如果从英语世界里追溯其根本的话,应该是从其早期的文化研究演变而来,特别是始自英国的新派批评学者F.R.利维斯的研究。

利维斯作为精英文化的代表人物,其精英思想是根深蒂固的,他始终认为,要想提高整个劳动人民的文化修养必须开出一个文学名著的书目,让大家去阅读这些名著,通过对这些文学名著的阅读和欣赏而达到向广大劳动人民进行启蒙的作用,最终使得人民大众逐步提高自己的文化修养。

而今天指向大众文化的文化研究是从早期的精英文化研究发展而来的。

四、大众文化的审美价值

全球化在文化上的一个反应是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崛起,这一点曾一度引起精英文化研究者的恐惧。那么大多文化究竟有无价值呢?接下来我们就好好谈谈。

由于文化研究的“反精英”和“指向大众”等特征,所以它对文学研究构成了严峻的挑战和冲击,致使不少恪守传统观念的学者出于对文学研究命运的担忧,对文化研究抱有一种天然的敌意。

最近几年来,伴随的全球化进程加速,中国文化也不同程度的受到波及,其显著标志就是精英文化受到严峻的挑战。由于网络文学的崛起,传统的依靠纸媒作为传播工具的精英文学受到挑战,各种曾经有过自己蜜月的精英文学期刊只能在少数恪守传统阅读习惯的读者和文学爱好者中流传,大批网络选手活跃在虚拟的赛博空间,尤其是在网络携手韩寒成为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后,网络上意见领袖的影响力日益增大。

一方面,包括高雅的文学艺术文化在内的精英文化的领地日益萎缩,另一方面,大众文化的疆界却变得越来越宽泛,甚至越来越不确定。曾一度被精英知识分子奉若神明的“高雅文化”已被放逐到了当代生活的边缘,大众文化越来越深入的渗透到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不仅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而且也影响了人们的审美趣味和取向。

大众文化和消费文化的崛起,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固有的精英文化观,为大多数得以欣赏和“消费”文化产品提供了可能。

中国贫富差距大,率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中的知识精英分子并不在多数,因此他们很难去消费高雅的精神文化产品,当国内市场无法满足他们的需求时,他们便把目光转向西方世界,一些能刺激人们眼球并能服务于中等教育水平人所欣赏的大众文化也进入了消费市场。

这种产生于消费社会的大众文化无疑对曾占据主导地位的现代精英文化及其产品——文学有着某种冲击和消解的作用。

大众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在于其媚俗性和消费性,那么是不是就一定说明大众文化丧失了所有的审美特征?恰恰相反,在后现代社会,人们的物质生活越发丰富多彩,这使得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不仅仅依赖于物质文化的生产,而更多地崇尚对这些物质文化进行享受和消费。

后现代社会为人们提供了多种审美选择,人们无需花费漫长的时间去品鉴一本文学名著、也无需翻山越岭去鉴赏一件艺术品,电视、电影、短视频的出现提供给人们更多、更快捷的选择。此外,相当一部分大众文化作品是以对经典的戏仿而开始的,但结果确实使得这些经典作品走出狭隘的领地,走向更为广阔的空间、面向更多的大众。

如今在网络上各式各样的文学作品精芜并存,一些“快餐文化”被消费者消费一次后便扔进了垃圾桶,但我们不可否认,互联网上还是存在一些精美的作品,它们展示着自己独特的魅力,被人们所传阅。

互联网也使得处于“边缘的”艺术品被人们所欣赏,帮助经典的文学作品走入千千万万人家中,从而使得人们可以在网上享受到文学艺术名著的魅力。所有的这些表明,在后现代社会,人们需要“审美的”而非粗俗的消费大众文化,也正是出于这一目的,大众文化的产品往往特别注重外观的包装。

此外,一般人很难在短时间内辨别作品的好坏,因此人们对此消费的产品往往是盲目的。我们不应指责他们,而应引导他们进行辨析,从而提升其审美。加之市场竞争越发激烈,生产者必须更加注重产品质量,使得大众文化逐渐趋于成熟和完美,粗俗的被抛弃,精品的得以广为流传。

因此对于大众文化审美价值的认识,应该取一个发展的、辩证的看法,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在王宁教授分享结束后,在场学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与想法,同王宁教授相互交流,在交流中有所进步,在沟通中学其所学。至此名师讲堂第五期圆满结束。

4.jpg

124日,名师讲堂第六期将如期而至,本期将邀请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党的建设二级学科带头人、上海交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新时代党的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全林教授为我们做《党建与企业创新管理》主题分享。

5.jpg


分享到: